<track id="pfltxvv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pfltxvv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pfltxvv"></track>

        1. 拜登在外交和国家安全团队成员介绍会上表示「美国将重新领导世界」,这意味着什么?

          而这六人团队,从上到下几乎清一色是奥巴马时代的“遗老”

          由国务卿布林肯领头(布林肯之前详细介绍过,详见“布林肯是何来头”

          杰克.沙利文(右二)是希拉里的忠诚跟班,同时也是拜登心腹

          希拉里当国务卿时代,沙利文负责串联拜登和希拉里之间的接洽,重要负责国度安全参谋,沙利文刚刚40出头,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青的国度安全参谋

          另外美国拥有35年资格的女性黑人外交官,格林菲尔德将成为下一届驻结合国大使,她将代表美国在结合国结合国际盟友,在重大问题上一起向中国施压

          这一位,曾接班希拉里的前国务卿克里,同样是前朝“遗老”,拜登的老朋友,这次他被拜登任命为美国史上第一位“气象全权大使”

          他主攻气象问题,重要负责将中国等发展中国度,拉入以美国为首的“限制污染条约”的框架中

          克里这人在欧洲的影响力很大,他一口流畅法语,在2016年获得法国总理亲自颁发的法国声誉勋章

          克里与布林肯,两位非常熟习欧洲的幕僚入阁,显示出拜登要重返欧洲,重新笼络欧洲的野心

          只是这个拜登新团队,简直就是个“克隆”团队

          上面这张照片中,奥巴马当中就坐,两边分坐的高等官员就有拜登、克里、布林肯、沙利文等人

          这些人如今又秽土转生,重新回到了白宫,还纷纭升了官

          拜登对外说:“美国回来了”,我感到并不正确

          正确的是“奥巴马路线”,回来了

          那什么是“奥巴马路线”呢?

          当特朗普以“耻辱和鄙弃”来面对欧洲,又用“恫吓和要挟”要对欧洲加税与撤军,同时还请求欧洲配合一起围堵中国的时候

          欧洲又怎么可能那么贱,被美国耻辱了还乖乖听话呢?

          但如果美国重返“奥巴马路线”了,那就等于是重返了“美国引导下的国际秩序”

          美国请求中国,重新评估自己的国际位置

          如果中国认不清事实,做得太过,那就将面对欧美结合抗衡中国的局势

          美国要遏制中国突起,要重拾与欧洲盟友的关系,重拾国际秩序的引导位置,重拾美国不断对外宣扬的所谓“自由主义意识形态”

          这就是美国的“奥巴马路线”

          同时,欧洲也乐见美国回到“奥巴马路线”

          当拜登的高等六人团队一颁布,欧盟第一时光发去“贺电”,欧盟议会议长“大卫”说(David Sassoli)

          “这个世界急需欧洲与美国的坚固关系,来修复跨大西洋联盟,以应对西方所面临的宏大时期挑衅”

          虽然欧盟议长没有点名中国,但谁都知道修复大西洋联盟,所要对付的“宏大时期挑衅”是什么了

          那就是禁止中国突起

          随后美国华盛顿智库高等研讨员,以醒目标红底白字撰写报告,报告题为《不是布林肯,不是苏利文,美国外交针对的唯一指定国,中国》

          美国如今的最大胆怯,就是中国的战略提高与美国的战略退步,这一进一退之间的强烈对照

          拜登团队以为,这几年美国退的太厉害,而中国则进的太敏捷

          中国已经扛起全球化大旗,促成全球最大贸易协定RCEP的签订,而美国则仍困逝世在要不要搞TPP的迷雾中

          中国也扛起了疫情下全球防疫典型的旗号,成为全世界防疫最好的国度之一,而美国则依旧警笛不停,沾染破1300万例,逝世亡破26万人,未来还有持续恶化的可能

          中国又扛起了遏制全球暖化的旗号,当巴黎协定撕毁,欧洲六神无主之时,唯有中国还在与欧洲联络,积极推动巴黎气象协定的相干事宜

          在结合国,在APEC,在WTO,在WHO,在几乎全世界所有的国际组织中,美国的让步都成绩了中国的前进

          报告指出:拜过去四年的特朗普所赐,中国在地缘政治和引导国际秩序上显明处于上风,而美国则位居下风

          这是美国唯一,且最主要的事

          更简略的讲,特朗普四年来所高喊的人尽皆知的口号“美国优先”

          这个“美国优先”乍一听没错,但看在拜登眼里它就是美国国际政治上的一坨狗屎

          “美国优先”是狗屎,不过只能做不能明说

          拜登要打破“美国优先”,而改为传统的“西方优先”

          即,由美国来率领西方国度,制订各项国际游戏规矩

          拜登要恢复“旧常态”,以抗衡中国的“新常态”

          旧常态是,美国的旧秩序

          新常态是,中国的新秩序

          这是冷战终结后,全世界最大的地缘政治博弈

          博弈的胜败,将直接决议中美两国的国运

          然而对于美国来说,这场国运博弈胜败的要害,不在于在欧洲生涯了13年的布林肯,不在于会流畅法语获得法国光荣勋章的克里

          这场博弈的要害,在于美国那7400万投票给特朗普的美国人

          2020年大选,特朗普虽然失败,但“特朗普主义”没有失败

          什么是“特朗普主义”?

          孤立主义,美国优先

          这7400万人与拜登的差距并不太大(拜登得票约8000万)

          更何况特朗普输在了新冠病毒,并没有输在他这四年的“对外政策”和“经济成就”上

          如果没有新冠,拜登获胜的几率是零

          更要注意的是特朗普是怎么出生的

          奥巴马执政八年(2008-2016),这八年是金融海啸爆发,美国中产阶级坠落的八年

          更是奥巴马路线,对内引起民愤的八年

          特朗普是如何出生的?归根结底,特朗普是美国国民对于奥巴马路线的“恼怒产物”

          是的,特朗普是美国人“恼怒的产物”

          没有奥巴马这八年“放荡跨国资本”,“就义美国中产”,就基本不会出生特朗普

          而今天,拜登老调重弹,让人吃惊的召回一大群奥巴马任内的遗老,来了招“秽土转生”

          回来了,这一群人都回来了

          美其名曰“对付中国”,但实际上延续着“奥巴马路线”

          而延续“奥巴马路线”,势必让美国的“被就义者”更为恼怒

          2016年,特朗普得票6200万票

          2020年,特朗普得票7400万票

          这已经足够阐明问题了

          支撑特朗普的人越来越多

          拜登重回奥巴马路线,那这7400万美国人,也将会重回“恼怒路线”

          这是两大难以协调的好处

          美国的外交政策与中国很不雷同

          中国奉行“不干预他国内政”的外交政策,而美国则相反,美国乐于干预他国内政

          尤其是美国过去负责的多个国际组织和联盟,无论在北约、在结合国、还是在对于东亚的安保方面,美国都要投入巨资来保持这些关系

          为什么特朗普要北约各国必需多交军费?

          为什么特朗普一直拖欠着结合国会费不交?

          为什么特朗普请求日本韩国多付军费?

          很简略,美国不愿再当“冤大头”了嘛

          美国在外面管的事太多,就必定会就义国内美国人的好处

          那如今拜登又要来“管事”了,美国这“冤大头”要持续当下去了,那美国内部将重新“恼怒”起来

          这7400万恼怒的美国人,将成为中美博弈中,美国最难解决的问题

          美国人的咆哮

          其实有一点是非常明白的,也是美国各大智库所共同认识到的

          那就是拜登重走“奥巴马之路”,等同于2024年,特朗普再次当选美国总统

          只要拜登敢重走奥巴马之路,并且特朗普2024年还活着,那四年后特朗普就将重返白宫

          如今看来,拜登不光是要重返“奥巴马之路”,而且还是大步快跑的要重返“奥巴马之路”

          那么对于中国来说,这场“旧常态”与“新常态”的国运博弈又当如何呢?

          在我看来RCEP整合是项非常重大的事,它是一份从0到1的划时期贸易协定,代表着全球化不可逆,区域经济整合加速的必定历史趋势

          这个世界必定朝着更为一体化的方向发展,这个大趋势会遇到阻拦,但方向不会变,谁能抓住历史的趋势,并且控制自动,谁就可能主导下一个时期

          RCEP就是下一个时期的模式,一个大区域整合时期

          而中国最大的问题,则是避免走入美国已经跌进去的坑

          那就是全球化所带来的“国民被就义”

          美国国内有恼怒的国民,中国又何尝没有呢?房价、医疗、教导三座大山压着中国人

          而全球化,并不是一场“财富再分配”的进程

          全球化,是一场“财富再集中”的进程

          以国度为主导进行的经贸区域整合,必定造成,“跨国资本团体”从中赚取大批财富

          2000年开端,美国的跨国资本团体正是借助“全球化”这面大旗,进行了一场残暴的“财富再集中活动”,这最终导致美国中低层好处被就义,大批制作业外移,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,生涯大不如前,恼怒的7400万美国人支撑特朗普,特朗普出生

          2020年RCEP签订后,同样将是一场“财富再集中活动”,在这场活动中赢家一定是东盟十国以及中日韩等国的“跨国资本团体”

          这是埋在全球化和区域经贸整合中最大的雷

          如何在跨国资本团体完成“财富再集中”后,国度层面再进行“财富再分配”,这是问题的重中之重

          全球化红利,必需分配给普通百姓

          区域经贸整合的红利,也必需让老百姓尝到甜头

          过去20年,美国正是没有做到上面这两点,才导致国运衰落,国度内部极度决裂

          未来20年,中国将扛起这面大旗,那么中国能不能做到这两点呢?

          全球化红利,必需分配给普通百姓

          区域经贸整合的红利,也必需让老百姓尝到甜头

          中国能做到这一点,中国突起

          反之,中国会像今天的美国一样,陷入凌乱与动荡

          不过中美制度基本性的不同,让中国似乎在“财富再分配”问题上握有必定优势,至少中国政府不会拿那些“跨国资本团体”毫无措施

          在跨国资本团体的头上,依然高悬着利剑,中国不会像美国那样,任由他们为所欲为

          中国目前仍然处于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,中国的绝大多数百姓都没有过过西方发达国度的生涯

          正所谓“由奢入俭难,由俭入奢易”

          因为全球化的制作业外移,美国人“由奢入俭”,生涯落差过大,这自然让这群人恼怒

          而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,并没有过过发达国度那样“奢”的生涯,所以只要国度强势主导,请求跨国资本团体在“财富再集中”后,进行财富再分配

          分配必定财富给中低层百姓,让中国人慢慢过上“由俭入奢”的生涯,这就能在最大水平上稳固中国内部问题

          避免在全球化中发生“恼怒的中国人”,这一群体

          其实大家要的很简略,无非是四个字“安居乐业”,日子过得越来越好,明天比今天好,明年比今年好,这才是一国政府的重要义务

          日子过得不好,其他都是虚的

          从拜登六人内阁团队,到重返奥巴马路线

          从RCEP签订,到第二次全球化“财富再集中”

          从财富再集中,到财富再分配

          这乃是中美未来二十年的博弈要害

          政府默许财富再集中,败

          政府支撑财富再分配,胜

          中美国运兴衰胜败,皆在这“财富”二字

          浏览更多(大众号:微观系列)

          《为什么没有人能帮华为一把》

          《RCEP的意义,亚洲与西方双中心成真》

          《特朗普展开了内部大清洗》